快捷搜索:

那份浅浅的幸福.还保留在某个瞬间

一滴泪,一份伤

一份回忆,一份伤痛

一台头,却望见满天的泪滴

殊不知

某人在某个地方悄然默默的堕泪。

——

光阴,是个害怕的器械。让人干瘦让人疼。

打开窗户,看看那明灭如星的画面。看看那颗树下,因某事而转成分离的情侣。

感到,是那么的悲哀。

我害怕别人在我眼前堕泪,那样的我感到到了无助。无助的我为什么不能让别人不哭。

纵然很在意,很在乎,我也不想说太多的劝慰话语。

同伙哭了。

我拖着疲倦的身段,垂垂的看不清对方那充溢泪痕的眼眸。

只听见,那因泪水流过,而梗咽干瘦的声音。像音符一样刺进我的心脏。

一滴”泪“,划过我的手指,

一颗碎的”星“,还等待着修复。

亲情,永世都在,无论有多么的受伤,老是有那么一小我在远方默默的等待。

给你一份劝慰,一份温暖。

可总有人也会被这众人都觉得最紧张的亲情给彻底的伤透。伤的那么彻底,伤的那么的深。

一小我在外不轻易,吃的苦,受的委曲,只有自己扛。

每每有人会说,家算什么。破裂了的,还能放的开吗?

可我想说:当你受了委曲,受了苦的时刻

最担心你的,最关心你的,照样远在异域,有不时时时看着那条回家蹊径上,有没有你的身影。

遥望等待你的人。

那小我便是最亲最关心你的父母。

爱情,又苦又涩,有笑有泪。

曾记否,那份甜蜜,那份浅浅的幸福.还保留过在某个瞬间呢?

曾记否,在那属于幸福的摩天轮下,曾许下过的诺言。

曾记否,在悲伤时候,你我有时用唱歌的要领,来关心对方。

某人也为这微贱的爱情哭泣过,伤痛过。

如今,回身离别,却有人开始倘佯在那平行线的边缘。

是那么的凄惨,那么的哀伤。

有太多多的人败在了情感上,成功的人士,常识富厚的博士,常在娱乐圈里的那些明星们。

一样活的那么的微贱,那么的干瘦,那么的伤怀。

属于我的个性,属于我的习气,

用一颗察看民心的眼睛,去看待这些别人看不到的伤心。

画下所有的悲惨,写下某人堕泪的一瞬间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